(韩叶/all叶)眼泪,肩膀与胃疼(中)

*有一点 all叶汤底的韩叶文

*人设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有私设
*时间线有些混乱

http://yezhangan901.lofter.com/post/1ee9f128_12d7fdd7b*前文点这里


(4)

 

        那天他们几个人就在网吧里泡了一天,要不是吴雪峰提议一起去吃个大排档尽尽地主之谊,给这几人一人一桶泡面他们估计可以战到明天早上。        

        叶修一直认为大排档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他小时候父母管得严,虽说给的零用钱够他在外面吃十几百次大排档,但没机会去吃,更别说约着朋友将近凌晨的时候去吃。

       但是离家后这倒是成了常事,苏家兄妹经济比较紧,苏沐秋除了做代练偶尔还会去网吧附近一家老阿姨开的大排档帮个忙,而那阿姨会在给相应金额的基础上给苏家兄妹加餐,后来加了一个叶修,老阿姨说多了一张口而已不碍事。非要说的话,叶修并不是有多喜欢吃大排档,而是喜欢那种氛围,三五个人为一桌,有吃有笑,比在家里食不言,寝不语的感觉好太多了。

(5)       

       就这样一群人在H市待了几天,便各回各的生活轨迹,韩文清也是天天能在游戏看到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在“祸害”各大公会。韩文清也时不时找这两人切磋切磋。

        很快的《荣耀》第一赛季日期已经敲定,韩文清与叶秋和苏沐秋的切磋也暂时停了一段时间,毕竟是第一次正式的比赛,谁都想要冠军,都自觉的开始了练习,韩文清早在前段时间加入了霸图,他加入的时候还特意问过叶秋要不要也一起加入霸图,叶秋却表示他暂时还不想加入任何俱乐部。

       他既不愿,韩文清也不好说什么,后来没多久叶秋主动找他了一次,说他加入了嘉世。

一叶之秋:我加入嘉世了

大漠孤烟:霸图

一叶之秋:以后就是敌人了

大漠孤烟:不一直都是吗?

一叶之秋:呵呵,冠军一定会是我们的

大漠孤烟:霸图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

一叶之秋:加油吧

大漠孤烟:你也是

一叶之秋|大漠孤烟:我们赛场上见!

(6)

       在那天之后韩文清就再也没见过苏沐秋上线过,那个战斗法师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神枪手。一叶之秋却像疯了一般一直没下过线,见到人就杀,见到野怪就打,也不管打不打得过,活像一只疯狗。

       一种不好的预感罩住了韩文清的心,他和俱乐部告了假,便收拾东西定了机票直接从Q市直接飞H市。他知道叶秋和苏家兄妹一起住上次来H市也去过他们的家,在出了机场后便打了个车直奔目的地。

       苏沐秋经济条件不好,所以一直住在一个老旧的房子里,过道的灰暗色调为整栋大楼增添了一副死气,他们住的地方靠台,有几盆腌的差不多的植物,韩文清先是敲了敲门,没有动静。

       于是他更用力地敲门“叶秋开门!是我!韩文清!”然而还是没有动静,也许是人不在家吧,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叶秋人就在里面。

        韩文清从其中一个的底盆中拿出一把钥匙。这是叶秋告诉他的,因为有时候他和苏沐秋都没法回家,苏沐橙又没有带钥匙的习惯,于是他们只好把钥匙放在底盆下,让她自己能开门。

      进屋后韩文清被屋里的烟味呛到了,倒不是他不抽烟的缘故,他烟瘾也不小,不会被二手烟呛到,但能把一个房间弄到乌烟瘴气他还真没见过,他是在角落里的电脑前找到叶秋的,手边的烟灰缸已经装满了烟蒂,地下全是烟盒和水瓶,还有几支被人在地上的烟蒂。

        不用看就知道这些烟全是叶秋一个人抽的,然而窗子却是紧闭着的,根本没能让空气流通。韩文清刚进来时叶秋才掐灭一支烟,现在又点了第二根,中间的间隙不到两分钟。

       韩文清立马冲了进去开了窗,并夺了叶秋手上的烟,但叶秋被夺了烟后,就这么机械般的单手操作着电脑中的角色,仿佛没发现家中多了一个人并夺了他的烟,叶秋又从手边的烟盒抖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拿起火机点燃了烟头,若无其事的抽了起来。

       “叶秋,你在干什么?想死吗?”韩文清一把把叶修从电脑前拽了起来,抓着他的衣领使劲摇他,这时他才发现现在的叶秋有多狼狈,脸色苍白,双眼布满了血丝,目光平静的像滩死水,身上的衣服一大股烟味“老韩?你。。。怎么在这儿?”

       “还好意思问?你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抽那么多烟还不开窗,想死吗?

        “哪又关你什么事?我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韩文清!你以为你是谁!?”叶秋失控了一般推开韩文清,但也没继续回到游戏,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你。。。”

        “咳咳咳。。。咳,,呕。。。呕!”毫无预兆地叶秋弯着腰干呕,但这几天他一直没进食,只喝点水,自然吐不出什么来。他想扶着桌子站起来,但胃里像有千把小刀在里面细细绞着,让他根本站不起来,先前一直靠抽烟麻木着各个感官,现在突然停下,身体各处都像在抗议,眼前阵阵发黑,耳边声音也越飘越远了,要不是韩文清及时扶住了他,估计已经脸部着地了。

       “你这个样子不行,我们马上去医院!”韩文清将叶秋的手绕过自己的肩膀,就要带他出门时,叶秋却突然像被什么惊到了,拉着韩文清“不!不要去医院!”

“可你这样不去医院怎么行?别闹了!去医院!”

“不要!算我求你了老韩,我不想去医院。。。”叶秋的声音本来就已经有点沙哑现在还带了点哭腔,让本来打算强行带叶秋去医院的想法就这么打消了。

“好,我们不去医院”韩文清安抚着叶秋,慢慢地把他带入卧室,扶他躺到床上,叶秋在头一沾到枕头后就昏睡了过去,帮他把衣服脱下来后看到叶秋有一道道细细的割伤,韩文清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先给叶秋盖上了被子,准备出门买点药和绷带,在出门时他看到门边的鞋柜上放了一张通知单,他拿起一看,纸上写着【H市第一人民医院死亡通知书】

        再往下看【姓名:苏沐秋】【因车祸抢救无效】【宣布死亡】这几个字眼闯入了他的眼中,现在解释的通了,秋木苏的失踪,叶秋的反常,还有叶秋对医院的反感,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评论(4)
热度(83)
 
 
 
 
 
 
 
 
 
© 夜长安 | Powered by LOFTER